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

李嘉誠旗下互聯網和媒體公司TOM集團與中國郵政成立了一家大型合資公司,他們將其命名為「郵樂」

Posted on 上午7:18 by kenman man

很多人可能都沒有聽說過郵樂(從名字上你大概可以猜出其具體業務)這家公司,互聯網上的報導也僅限隻言片語。國外頂尖的科技媒體《連線》卻對它做了一篇特寫報導,不僅探訪了這家公司在農村的站點,也採訪到了其多位高管。
從《連線》的報導裡,我們不難看出,對一些農村小商店來說,郵樂的確給他們帶去了極大的變化,以及郵樂這家公司的野心。但我們仍然無法從整體上瞭解郵樂是否真的已經做到那麼好,他的野心是否有實現的可能——從我們的經驗上來看,這並不樂觀。
但無論如何,這篇文章讓我們看到了一家不一樣的公司。快手在被廣泛報導前,也並不處於媒體的雷達範圍內。郵樂會是另一家快手嗎?
以下是《連線》對郵樂的特寫報導全文:
盧文娥的商店
盧文娥工作非常拚命。「早五點到晚十點,一週七天,包括國定假期,」這位45歲的店主在櫃檯後面忙亂地說道。她的商店位於浙江省下堡村,離杭州市約兩個小時車程。實際上,她和丈夫從來不會關店,即使是在中國新年。「我們當然會開門,」她笑著說,「那天我們非常忙。」
盧文娥在下堡村長大,該村約有1000名人口,主要種植水稻和龍井茶。盧文娥開店已有21年,她和丈夫、丈夫的父親、21歲的兒子住在一起。「我們剛開始開店時生意很好,因為那時人們不常去鎮上買東西,」她說。「但是最近幾年,生意難做多了,因為淘寶。大概2014年的時候,大家開始學習網購。他們的孩子教他們。然後智能手機來了。他們就不再從我們這兒買日常用品了。我們感覺很有壓力。只有老年人才會到店裡買東西。如果我們不改變,就會被互聯網淘汰。
轉機出現在2015年7月,當地郵遞員提議將盧文娥的小店改造成一個數據連接、實時響應的電商中心。在郵遞員的幫助下,她接入了電子掃瞄儀,收據打印機和電子秤,購買了華碩電腦和收銀機,還安裝了網絡。現在,無論消費者購買了什麼,一個中央數據庫就會立刻進行追蹤。數據庫同時與盧文娥和消費者連接,後者的會員卡此後可獲得積分獎勵,積分可購買果汁和黃酒。
安裝在牆上的三洋電視顯示著盧文娥為商店所建的微信群:上面有特價活動;枕頭和有機鴨蛋的價格,這些商品第二天早上就能送到盧文娥的商店。微信讓她可以告知客戶訂購的商品已經到貨。店的遮陽棚上有中國郵政的LoGo,屋簷下則掛著「郵樂購」網站的紅招牌。
這些都是這項野心勃勃零售實驗的蛛絲馬跡之一。在商店地板上,放著兩廂郵遞員為盧文娥的客戶從鄰省帶來的山藥。它們的旁邊是一個裝滿茶葉的大箱子,由本地農民帶到盧文娥的商店,等待在後者的網店上出售。盧文娥將其稱為「虛擬SKU」,相比原來的實體店,客戶可選的商品多了數千種。棉襯衫、牛仔褲、花盆、膠布、筷子、襪子……中國郵政第二天全部都能送到。
盧文娥稱,在2015年某月,她的網站向該1000人口的村莊售出了800雙鞋。她說,這要完全歸功於她加入了郵樂購。這家迅速成長的電商平台由中國郵政和一位香港億萬富翁聯合創建,目標是將100萬家農村商店轉變為世界最大的實時可搜索零售數據庫。
據郵樂購的移動應用顯示,盧文娥今天共收到40份訂單,收入和盈利分別達1719元和116元。昨天,71個訂單帶來了3295元收入和180元的利潤。郵樂購的銷售終端設備可允許消費者在店內支付水電費,並且管理他們的郵政銀行賬戶,這進一步增加了盧文娥的收入。現在,盧文娥的營業額有1/4來自線上,而當地農民通過其商店對外地售出的真菌和脫水蔬菜也越來越多。隨著產品逐漸增多,盧文娥不得不在對面租了間倉庫存放貨物。
因為盧文娥的交易數據在郵樂購上是透明的,郵政銀行為她提供了9萬元的周轉信貸額度。同時盧文娥稱,其隔壁一家沒有加入郵樂購的線下商店卻過得不太好。自加入郵樂購以來,盧文娥的營收已經翻了一倍。「本來我是要關門歇業的,因為生意太難做了,」她說。「年輕人那時都不來。但是現在有了移動共享,他們知道牛奶有促銷活動,我們一天可以賣出80箱牛奶。或者,他們告訴我想買什麼,我就在郵樂購上搜索,然後第二天就能送過來。它可能比淘寶貴一點,但是你不用擔心假貨問題。」
餘杭區郵政倉庫
在達到飽和之前,郵樂公司首席運營官楊國雄不會放鬆連接中國鄉村商店的努力。「100萬家商店能夠幫助我們統治市場,」他在開往「姚村」(Yaocun,音譯)僅剩的一家商店的路上說道。該村離最近的小鎮有20公里遠。「中國有70萬個村莊,我們計畫在每個村莊有一家郵樂購商店,再加上每個城市有20或30家。然後我們將覆蓋中國所有的鄉村地區,以及城市最好的區域,」他補充說。
楊國雄正迅速建立世界最具野心的實時零售數據網絡。去年8月,當《連線》雜誌到浙江鄉村採訪時,郵樂購系統共有25萬家商店。但是到了12月底,該數字增加到了33萬。由於每家店主都會向郵樂購系統輸入各種產品,郵樂購追蹤了超過300萬種SKU,以鑑別店主輸入的這些產品。「銷售終端只是一切的開始,」 楊國雄解釋說。
「加入郵樂購網絡讓每一家商店都變成了虛擬的沃爾瑪:他們想賣什麼就賣什麼,即使這些東西並不在店裡,這讓他們變成了互聯網企業。我們將追蹤店裡的每一筆交易,以幫助店主。我們知道他們賣給誰,在一天中的什麼時間,或者在什麼天氣狀況下。」
姚村的這家商店營業時間甚至比盧文娥還要長:一年365天,從早上六點到半夜。姚村只有150戶家庭,鮮花和木材生意讓這裡相對富裕。從小集市廣場一戶家庭敞開的大門外,可看見一台60英吋的電視。「這個村原本有三家店,其他兩家現在已經關閉了,」47歲的店主韓國敏(Han Guo Min,音譯)說道。他和妻子、父親、兒子住在樓上。開店20年後,他在2015年5月加入了郵樂購。
「它增加了村子的財富,給我帶來更高質量的SKU,」韓國敏說。「郵樂購讓我們的營收增長了25%,水電費支付和郵政保險銷售為店裡帶來了更多的人流量。庫存是自動化的。之前,我必須記住價格,如果我不在店裡,我們就沒法賣東西。」
楊國雄在安卓手機上瀏覽了這家商店的日常數據。截至下午4點,韓國敏收到22比訂單,收入1500元,帶來152元的利潤。他的七個在線訂單——包括料酒和枕頭,總共436元。商店數據每五分鐘就會更新一次。
這些來自全國的實時數據帶來了無限可能,這是西方消費研究公司夢寐以求的東西。通過記錄數百萬比日常採購,並通過會員卡或手機支付將購買行為與個體消費者連接,郵樂購正在打造一個前所未有的中國消費者購物視圖。
比如說一家啤酒公司,希望在4月異常炎熱的一天優化貨物分配,郵樂購將知道你應當將貨車派往哪裡。或者想像你是香奈兒公司,希望知道哪些離城市較近的44歲至48歲鄉村婦女在今天購買了一款迪奧產品,郵樂購的數據將有望區分這些用戶,這樣你或許就能向她們的手機發送香奈兒折扣券。
郵樂商店
如果擁有世界所有的零售數據,那麼你會做什麼?」在杭州一場會議上,多倫多分析公司Rubikloud創始人劉凱瑞(Kerry Liu)解釋他將如何讓鄉村商店的數據起到大作用。「首先就是零售優化,你可以改變大型零售商與消費者聯繫的方式,並且影響消費者。零售商需要像Netflix、亞馬遜Prime或Facebook對待它們的用戶基礎那樣與消費者建立關係,並持續調整他們的參數。Facebook不會說,『你點擊了來自表弟的新信息,因此我們會在你每次登陸時展示你表弟的信息。』」
「其次,你可以影響品牌和產品開發——這點我們在大型連鎖藥店做過試點——還可以影響消費者開支,比如鼓勵購買更健康的食品。第三,可以幫助制定更好的產品發佈策略。一家剃刀公司希望推出一款不會蠶食銷售的新產品,因此我們從零售數據庫找到25000名最有可能的消費者,梳理線上價格數據,使用強化學習。結果就是,產品消費上升了42%。」
Rubikloud成立於2013年4月,使命是「索引並預測全球的零售活動,同時將數據轉化為營收。」目前,它的機器學習博士和數據科學家已經處理了2500億美元的交易數據,加起來共500TB。其首款產品主要面向北美市場,使用終端銷售數據、庫存數據、促銷數據、消費者忠誠度數據等幫助零售商預測個體消費者的行為。之後,劉凱瑞遇到了維港投資的周凱旋。維港投資是一家香港投資基金,管理著香港億萬富翁李嘉誠的投資。
「在我們進行演示僅五分鐘後,周凱旋表示,她希望知道我們如何收集數據。她還詢問我們是否接受被大公司收購,以及我們是否希望在首個框架的基礎上打造一個合適的平台。」維港投資迅速領投了Rubikloud的種子輪融資。但是周凱旋對Rubikloud有更大的計畫。
郵樂店主的微信群
2010年,李嘉誠旗下互聯網和媒體公司TOM集團與中國郵政成立了一家大型合資公司,他們將其命名為「郵樂」。如今,郵樂和TOM集團各持有Rubikloud 7.5%的股權,後者的員工數達到55人。兩家公司還共同投資香港金融科技公司我來貸(WeLab)。我來貸使用移動和線下分析,確定消費者或店主的信用風險是否良好,從而為郵樂購為他們提供貸款把關。據我來貸聯合創始人Simon Loong稱,中國64%的鄉村地區都沒有銀行,因此店主缺少信用記錄,難以貸款。因此,我來貸利用信用機構、社交應用和移動設備的數據對他們進行評估。
「我們處理了500萬名成員,但沒有遭遇一起信用欺詐,」Simon Loong稱。店主可以9%的年利潤獲得無擔保現金貸款,用來從郵樂購進貨;郵政儲蓄銀行提供這筆現金。
「我們通過蒐集800個數據點,判斷人格特徵和責任水平。」Simon Loong說。「手機機型,下載的應用、你填寫地址的方式。即便是申請的時間也會影響信用表現:早上1點到6點申請的用戶很可能不如早8點到下午1點申請的用戶信用好。」潛在客戶還被要求自拍,然後與警方ID系統進行匹配。「我們希望,到2018年向中國30%的地區提供可負擔的貸款,」Simon Loong說。
「一家多倫多公司在杭州幹什麼?」劉凱瑞反問道。「因為你不能忽視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我們正在洽談的一家餅乾公司沒有達到他們的銷售預期,差額達5000萬美元,因為他們低估了當地對其他品牌的需求,造成定價失誤。現在他們需要郵樂,因為競爭太激烈了。預測需求非常困難:一家公司今年虧損了1億美元,因為他們沒有需求能見度。他們需要更加實時的系統。」簡而言之就是,瞭解客戶是誰,他們在買什麼,在哪裡買。
陳清
這是來自中國的創新,是中國IP。互聯網公司都在複製我們,」郵樂購創始成員兼主席、中國郵政江蘇省總經理陳清在午餐時說道。他講述了自己是怎樣現代化發展一家擁有200年歷史的企業。
對中國郵政的革新來說,郵樂購一個重要武器,是一個催化劑,」現年50歲的陳清繼續說道。「要改變文化,你需要使用創新技術和市場化思維。因為郵樂購,我們的包裹業務在浙江增長了450%。現在我的要求是,至少每年增長100%。我在中國郵政20年了,從來沒有失敗過。這次我也不會失敗。」
浙江是郵樂命中注定的測試場,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電商中樞:阿里巴巴的總部就位於杭州,另外中國超過1/3的電商網站都在這裡。陳清說,郵樂已經準備好在全國推出,而且有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支持。「政府認可郵樂,例如,我們對每家商店的支出進行補貼,以升級計算機,我們還鼓勵農民在郵樂購上銷售商品,」他解釋說。
「中國70%的人口是農村人口,而且存在許多差距:農村人民如何買到高質量的商品?農民怎樣高效地向城市賣農產品?然後還有信息不對稱。中國郵政是中國唯一一個完全覆蓋最後一公里的實體。我們希望利用技術解決這些問題。」
另外,將中國郵政重新改造為一個全國性零售-電商交通網絡支柱當然也非常有利於該公司的業務。「中國郵政的主業務獲得了很大的提升,金融業務和物流業務都會得到促進,」陳清屆時稱。「我們在郵樂的交易很快將超過2000人民幣。農民獲得更多生意,這又會為我們創造更多的物流量,為郵儲銀行帶來更多的現金存款。2015年,郵儲銀行擁有1500億現金存款。2016年,增加到了2000億。郵樂貢獻了一半的增長。」
他說,郵樂2017年的目標是連接50萬家農村商店。「之後,下一個50萬將會在城市。想像一下,城市裡每個人都可以通過郵樂從農民那裡訂購有機蔬菜。我們有冷藏鏈,因此我們有能力把蔬菜送到城市的商店。農民將會受益。」陳清說,在如今的城市,姜賣6元一斤,而農民只能拿到1.5元。「我們會付給農民3塊錢,然後在郵樂上賣4.5元。中國郵政提供借貸資本,郵樂提供銷售,我們一起分享利潤。」
不過,郵政需要說服郵遞員升級裝備,從自行車升級到小貨車。「我們鼓勵郵遞員從郵儲銀行借錢買車,」陳清說。「中國郵政將快遞外包給他們,甚至補貼他們的油氣費。但是汽車還是屬於員工。他會愛惜自己的車。他們運送批發商品能獲得額外的收入。沒有其他郵政服務會這麼做。」他咧嘴笑道。「改變人很困難,你要改變他們的思想。」
如果工人拒絕購買貨車呢?他嚴肅地說:「我們所有員工都是共產黨員。我們這兒沒有工會。他們知道中國的最大利益是什麼,要麼我就把他們挪到其他崗位。」
楊國猛
「共產主義就是這麼開始的。革命始於農民,」TOM集團CEO楊國猛在解釋郵樂獨有的模式將如何解決中國的「農村問題」時說道。在說話的當下,楊國猛走過堆滿哇哈哈礦泉水、維他命水、El Sotillo酒、紅茶等商品的倉庫。這間倉庫位於餘杭縣,面積有550平方英呎,此前,這裡是一個信件分類站。這只是中國郵政在全國400座與郵樂合作的倉庫之一,用來直接為鄉村商店供貨。本地特產包括蓮子、香腸和鴨子。
「今天早上他們已經處理了80個訂單,我們在下午進行派送,」楊國猛翻看著訂單處理室的電腦說道。「我們分析數據模式,並且與供應商合作,以獲得批量折扣。」
TOM集團擁有郵樂42%的股份,該公司來到這裡「是來賦能中國郵政的,」楊國猛說。中國郵政持有郵樂43.7%的股權。「我們投入有科技背景的人才,中國郵政負責地面運營。我們在中國運營eBay網,我們理解電商。我們讓零售數字化,並且從30萬家零售商獲得反饋。郵遞員每天拜訪15個村莊,因此我們推出的很快。」
結果是顯而易見的。2016年上半年,郵樂商品交易總額是28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了三倍。政界領導人紛紛前來視察,並且讚賞不已。去年5月,中國副總理汪洋與郵儲銀行懂事長呂家進視察了四川省九都鄉「三農」服務站暨郵儲銀行九都鄉扶貧金融服務站。「阿里巴巴也試圖打通最後一公里,」楊國猛說道。「他們本以為能在兩年內拿下20萬家商店,但是18個月後,他們只有17000家。」

No Response to "李嘉誠旗下互聯網和媒體公司TOM集團與中國郵政成立了一家大型合資公司,他們將其命名為「郵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