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YouTube 上最好看的節目,Casey Neistat 的每日視頻播客(daily vlog),在持續了 604 天之後,正式停更了

Posted on 下午1:32 by kenman man




Casey介紹自己是電影製作人和 YouTube 視頻作者,他的 YouTube 頻道上訂閱者當中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他是一名每日視頻博主 (daily vlogger)。
在最近的 18 個月的時間裡,Casey 上傳了近 600 期製作精良的每日視頻播客,風趣幽默的風格,電動滑板,無人機鏡頭、幾乎從不摘下的雷朋 Wayfarer 墨鏡、他的兒子 Owen、女兒 Francine 和妻子 Candice,成為了他在播客裡的標誌。他在播客裡記錄自己的每天多姿多彩的生活,和朋友一起滑滑板、花了十幾期的時間重新佈置自己的工作室(如果你是個整理愛好者,一定要看看他的工作室)、每週固定節目拆掉所有粉絲和朋友寄來的禮物參加奧斯卡頒獎晚會、評測從手錶手機全景相機無人機等各種產品,以及票價 21000 美元的超豪華客機頭等艙一晚 18000 美元的奢華酒店套房
但可惜的是,隨著節目的停更,很多粉絲都將失去關注自己偶像每天動向的機會。
Casey 1981 年出生於美國康涅狄格州,從小就討厭學習,熱愛一切和影視相關的東西,很小的時候父母給他買了一台手持錄像機和 iMac 電腦。1996 年他的女友未婚產子,Casey 也從高中離職,和兒子 Owen 一直居住在拖車公園裡。
20 歲時,Neistat 決定放棄自己在老家的生活,前往紐約追求成為一名電影人的夢想。2001 年,他和哥哥 Van 開始圍繞藝術家 Tom Sachs 拍攝了幾部文藝電影,二人還成立了一個小公司 Neistat Brothers。
Casey Neistat 和他的第一台攝像機
Casey Neistat 和他的第一台攝像機
2003 年,Casey 靠自己製作的兩分半短片《iPod 的骯髒秘密》(牆內鏈接)一舉成名。拍攝這部片子的初衷是 Casey 的 iPod 充不進去電,給蘋果打電話客服 Ryan 卻告訴他「換電池的成本太高了,還不如買個新的」。Casey 把這個傲慢的回覆錄音放在片頭,配以 NWA 的嘻哈金曲「Express Yourself」,和 Van 一起在紐約大街小巷找到所有他們能找到的 iPod 廣告,噴上了「iPod 的電池不可替換且只能堅持 18 個月」 的字樣,並在片尾宣佈這是一項「公共服務計畫」。
ipod-stencil
《iPod 的骯髒秘密》在 2003 年 9 月 20 日上傳到網絡上,並很快獲得了主流電視和雜誌媒體的報導。《華盛頓郵報》評價該片為一次「絕妙的反叛」(wonderful renegade)。
當時 YouTube 還沒有誕生,但 Casey 透過這次已經意識到,創意性的短視頻內容最適合的傳播途徑應該是互聯網。後來在「公共服務計畫」的系列下,Neistat Brother 還製作了不少頗有意義的視頻,比如,Casey 因為沒在自行車道上騎車被紐約警察開了罰單,於是自己騎著自行車在自行車道上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路障摔到地上,來抨擊紐約市自行車道被佔用的問題,甚至有一次直接撞到了一輛停在自行車道上的警車,險些因襲警被逮捕;
casey-bike
他還跟《紐約時報》合作拍攝了一期視頻,解釋紐約前市長布隆伯格提出的碳酸飲料禁令:
soda-ban-casey
這也是 Casey 所有視頻當中的主要風格:用一種看上去無所謂的態度去演繹視頻的主題,不在意違反法律、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當然絲毫不介意為了拍到想要的鏡頭損失設備值多少錢(最近兩年他至少換了十幾台相機和無人機)——幸運的是,至少每次 Casey 自己都能毫髮無損。
就這樣在紐約生活了 15 年,Casey 慢慢開始發現,自己在線下給自己或給別人當製片人、導演,偶爾給大品牌接廣告,線上每隔十天半個月發個小視頻,這樣下去雖然能維持自己的生計,也小有成就感,但總覺得自己還可以更勤奮一點。
Casey 在鹽湖上拍攝梅塞德斯‧奔馳廣告
Casey 在鹽湖上拍攝梅塞德斯‧奔馳廣告
於是他決定,在自己導演、製片工作室總監、投資人和創業公司 CEO 的日常工作之外,每天都必須製作並在 YouTube 上傳一部視頻以督促自己,用超量的工作來激發自己的創作欲。2015 年 3 月 24 日開始,Casey 在他的 YouTube 頻道上宣佈,開啟自己的每日視頻播客計畫。
這個長達 18 個月的每日視頻播客計畫,不僅沒有對 Casey 的其他工作造成負面影響,反而為他帶來了一個又一個新的里程碑。截至今天,他的 YouTube 頻道里有接近 580 萬訂閱者,其中 500 萬是在他開始上傳每日視頻播客之後訂閱的,光這些播客就給頻道帶來了超過 10 億次觀看。
也正如他對自己期待的,在這 18 個月的接近 600 期視頻裡,Casey 突破了自己以前的天花板,嘗試了新的拍攝手法和主題,
當然,Casey 最受歡迎的每日視頻播客,肯定還是那些能夠凸顯他的反叛性格和絕妙創意的視頻,比如今年年初,紐約被號稱史上最強的大暴雪刷成銀白,而 Casey 動用無人機、汽車和自拍桿,多機位展示自己怎樣把紐約變成滑雪場。這部視頻獲得了高達 1500 萬個訂閱,在之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就為他的頻道帶來了幾十萬的新增訂閱。
casey-snowboard
Casey 的很多視頻,儘管看起來很隨意,製作的也稱不上精緻,卻總是能在上傳當天觀看量破百萬——也即「病毒傳播」(went viral)。Casey 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特別的技巧,但毫無疑問的是,早在 YouTube、Vine、Snapchat、Instagram、Periscope 等任何一個網絡視頻平台誕生之前,製作適合在網上播放和傳播的視頻對他來說就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在製作每日視頻播客的這段時間裡,也不能說他的生活沒有收到影響。他需要在每天的凌晨 4 點起床,用自己的 MacBook Pro 和 Final Cut X 開始剪輯前一天的素材,兩三個小時完成製作並上傳然後開始新的一天,去上班(工作室,以及自己創立的短視頻公司 Beme)。在這一天裡,無論是工作,去找模特朋友 Karlie Kloss 聊天,帶女兒 Francine 遛彎,還是去幾條街外買健康飲料,亦或是踩著電動滑板去哈德遜河畔散心,幾乎每一件事情都要帶著相機記錄下,也就是自己的一隻手需要抓著相機(他的相機三腳架和麥克風組合亦已成為 YouTube 視頻博主的標配)。更別提他還經常背著兩台相機和一架無人機,因為即便是一個「進門」的動作,他都要在門外、門裡和空中拍攝三個鏡頭。這樣做讓他的視頻顯得更精緻,增強了戲劇性,但負面效應是顯著增加了工作量——這也是他強迫自己維持創意的一種手段。
casey-camera-set
一天下來,視頻素材往往高達好幾十 GB,分佈在好幾張 SD 卡里。Casey 一般不熬夜,因為第二天早上 4 點他還要起床重複同樣的動作。
日復一日,即便是再繁瑣的流程也變得不那麼有挑戰,到了後期,Casey 甚至沒法清楚地記得每一期的期數。「每一天起床之後的我都在想,今天應該做些什麼才能拍出最有意思的視頻。曾經的我每天都像屁股著了火一樣,」Casey 在最後一期播客裡講道,「但大約半年前,我開始發現這件事變簡單了:我發現了一種套路,它讓我的這些視頻沒那麼挑戰了。現在我的這些視頻就變成純粹的每天都做了些什麼去了哪裡吃了什麼,當初定下的挑戰換成了簡單的東西,而且這些簡單的東西,又被我在 YouTube 上獲得的巨大成功所放大。」
casey-feature
「現在,我知道該怎麼玩,玩的很輕鬆,在 YouTube 上還特別成功,廣告收入也很高,訂閱每天都在漲。但我不喜歡這樣,讓我感覺不到自豪。成功不是走到這裡就停住,成功是不斷地成功,」Casey 說,「用《人猿泰山》舉例,我在叢林的這一邊,成功在另一邊,到達的途徑是抓住一根藤蔓悠過去,然後不斷地抓住新的藤蔓。然而,這些每日視頻播客現在對我來說就是一根舒服的藤曼,只有鬆開它,才能抓住下一根。我必須要放棄現在的成功,才能明白接下來我需要什麼。
壞消息是,迄今為止地球上最好看的每日視頻播客,今天就要告一段落了。好消息是:首先,Casey 並不會放棄製作視頻,更不會放棄 YouTube,他依然會常規性地更新視頻,更精良,創意性更高,相應的製作週期會更久;其次,那 600 期視頻仍在他的頻道里不會消失,它們依舊是 YouTube,乃至於整個互聯網上最好看的視頻節目,通過這些視頻,你會見到許多新鮮的科技產品,隨 Casey 領略地球上最有趣的地方,看他怎樣策劃一次又一次 awesome 到爆的「病毒傳播」事件,以及認識所有這些視頻背後的那個創意大師——Casey Neistat 本人。

No Response to "YouTube 上最好看的節目,Casey Neistat 的每日視頻播客(daily vlog),在持續了 604 天之後,正式停更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