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7日星期一

引領全國票房,香港電影詐屍了?

Posted on 下午8:44 by kenman man

引領全國票房,香港電影詐屍了?

 2016-10-16 張碩文 

香港人曾國祥導演的《七月與安生》,在票房與口碑上均有不俗的表現。




香港人導演的《七月與安生》放在香港都市生活裡肯定不成立。但七月和安生的轉變,卻仿似在說香港電影和大陸的關係。


文/張碩文

曾有好長一段時間,內地社交平台流行過好一陣「xx已死」的標語體。搖滾已死,文學已死,古典已死,先鋒已死,新聞已死......

「香港電影」也被納入其中,「香港電影已死」和「香港流行歌曲已死」兩個著名的口號風行了許久。這種死訊查無對證,死沒死全憑嘴說。但這多少也是一種催眠,只要多幾個大V轉發說它死了,那它真的也就死了。

不過2015年結算時,內地票房前十名裡居然不少電影和香港脫不開關係,冠軍《捉妖記》雖然名頭不正,可去掉水分,票房依然可觀。2016年票房滑坡,華語電影票房三高也許就是春節期間的三部賀歲片了,其中無一不是由香港導演拍攝。《澳門風雲》《美人魚》《西遊記之三打白骨精》,哪怕其中有許多內地工作人員,故事的內核還是很港產。

那港產片到底死了沒?以前高呼「香港電影已死」的觀眾,現在恐怕要捂臉高呼「香港電影詐屍了」!


2016年初,周星馳導演下的合拍片《美人魚》拿下30億票房。

香港本地工業的頹勢

在香港地區上映的華語片,產量逐漸減少,這是不爭事實,幾年來維持40至60部以內的產量。相比之下,內地在2016年截至9月底已經有超過800部華語電影拿到了上映許可。特區政府統計處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調查香港的票房狀況,曾經高峰時期,1992年港產片和聯合製作電影收穫12億4千萬票房,到了2015年,已經僅餘3億8千4百萬。無怪乎大家可以放聲大喊「港片已死」。

在九十年代中後期,香港的房地產愈加興盛。而娛樂方式越來越多樣化,戲院的利潤慢慢降低,地產商逐漸將電影院改為商住樓宇。根據香港特區政府立法會發佈的研究報告,電影院數量比1993年降低了60%,座位數也下降了70%。其次,無論本地還是海外市場,香港電影份額均大幅下降。2000年後,盜版逐漸猖獗,網絡觀看發達以及製作水準與好萊塢的差距,讓觀眾付費意欲降低。如今在香港,市民對買票觀看港產片持保守觀望態度,除非超大製作,大導演大明星加持。

時勢奇妙。2000年後內地樓市影市起飛,二三線城市飛快用地皮建戲院,造銀幕,開放港台電影人來內地合作。市場形成了,在四年前票房隨之騰飛。而如今樓市變數萬千,電影票房增長卻出現膠著了。這一幕簡直似曾相識。


1997年上映的《黑金》。1997年被視為香港電影的一個分水嶺。

香港電影人在內地水土不服

在香港電影人初初進入內地之時,風貌當然與現在不一樣。往往是香港採取主導,邀請內地影人加入,有時因為細節問題,將電影裁減為兩個版本,分別在內地和香港上映。

香港團隊主導創作,必須適應內地的諸多規條。比如不能有鬼,壞人最後必須伏法等等。靠類型片打出江湖的香港影人們一時顯然無法適應。內地的導演們當時也摸不到商業片的門路,當年的票房沒能大收,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掙扎。香港導演們試著扭扭捏捏地說故事,內地導演們開始歪歪斜斜地拍大片。觀眾的臉上只能寫著尷尬

2010年《人在囧途》儘管票房不高,但可視為一個標誌。香港導演葉偉民和監製文寯籌劃之下,拍了兩個內地人的春運回家故事。可算是香港創作班底順利打造內地題材的先例。當年水軍和軟文都不成氣候,宣發也還沒學會正邪各種招數,不到千萬的成本,最後收了4600萬票房,在當時成功以小搏大。這部電影堪稱示範,在製作上證明內地與香港聯合的可能。


《人在囧途》以內地導演主導,香港團隊退居幕後。「囧途」系列最終在2015年的《港囧》中,香港元素大放送。

見證了香港導演植根內地的各種事例,媒體圈首先開始出謀策劃。當時北方多家媒體開始引用接地氣一詞,明示在這些年來商業電影不景氣因為港台電影人沒有理解內地生活文化和模式。這一系列的報導和評論,是已死之後的又一波催眠。當時催生了數不盡的座談及講座,均著眼於接地氣這字眼。

香港導演們紛紛北上,在北京成立工作室,很多還買了住房。恨不得早晨用豆汁刷牙,晚餐用包子充飢。他們開始大量收看內地的電視節目,使用內地的社交網絡,一面接受內地資訊,另一面也希望大眾看到他們接地氣的努力和動作。與此同時,好萊塢電影除了偶爾引入幾個龍套配角,全然在拍脫離現實生活,尤其是中國市井生活的商業電影。觀眾們依然買帳。


劉德華2009年主演的大片《三國之見龍卸甲》,票房和口碑均不理想。

香港電影人引領全國票房

隨著《失戀三十三天》掀起內地主導項目的熱潮,《泰囧》推而廣之。2011年至2012年開始,票房何止飛躍,簡直爆炸。已死說在這個階段分貝尤其高,皆因明面上的港式題材的確不如中成本內地題材電影盈利空間大,僅有徐克和成龍幾乎還可以延續自己過去的電影路線。

可仔細梳理就發現,內地的商業電影參考了很多好萊塢和日本電影,可是笑料的節奏錯摸的設計還是跟許氏兄弟新藝城和周星馳的東西很像。動作片就更加依賴香港創作的投入。徐克《智取威虎山》的成功,讓投資方看到了成熟的香港導演駕馭故事的能力,新一代觀眾也驚異於傳統紅色題材植入類型電影之後,那種令人意想不到的觀影效果。


《智取威虎山》的市場表現相當搶眼。

2016年上映的好些電影也都反應了這一趨勢。《我的戰爭》《湄公河行動》都邀請香港類型片導演拍攝,這些主旋律電影有了商業包裝之後,賣相大為改變。而陳可辛王家衛這些導演,已經開始深入挖掘內地題材文藝片的可能性。《親愛的》和《七月與安生》叫好叫座,標誌著陳可辛已摸清了如今內地觀眾的口味。雖然今年大家都在唱衰票房,可是《寒戰2》《使徒行者》也仍然收入超過6億,有所交代。

內地的電影市場尚未規範,商業電影仍然不成熟。假如還在把特技使用當成是電影進步的話,這標準顯然落後了。經過網絡的普及,大家對資訊的吸收太迅速了可是電影的文本創作卻總是讓人失望。票房泡沫的逐漸破滅,一方面和宏觀因素脫不開關係,另一方面,何嘗不是因為觀眾實在看膩了不著邊際的商業電影呢?


電影《親愛的》的叫好叫座,標誌著香港電影人在內地找到了方向,並且引領中國商業片。

近三年來,好萊塢電影票房威脅逐漸減少中國市井題材電影也光環減退,反倒真是港台電影人摸清了商業規則,開始引領票房。但香港電影未必是靠內地國語片借殼重生因為其中的人物關係世界觀都沒有那麼香港,至少不是八九十年代的製作模式。按照以前的模式推出的作品不是沒有,大多下場慘淡,比如前幾年大製作古裝武俠大片,幾乎很難有一呼百應的廣泛效應。

《七月與安生》兩個女性之間的關係,放在香港都市生活裡肯定不成立。但她們之間的轉變,卻仿似在說香港電影和大陸的關係。說誰死了,可能誰也沒有死。只是大家變了。


電影《七月與安生》。



No Response to "引領全國票房,香港電影詐屍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