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

大疆如何摆脱中国制造恶名?

Posted on 上午12:05 by kenman man

福布斯專訪大疆:如何擺脫中國製造惡名?
據國外媒體報導, 今年34歲的汪滔九年前在宿舍創立了大疆創新公司。目前這家公司已經成為全球消費級無人機行業的龍頭,預估其2015年營收將達到10億美元級別。大疆創新的成功可以說很大程度上與它的Phantom無人機系列產品有關,這種無需配置的四軸無人機操作簡單,幾乎打開包裝就可以直接使用。
像阿里巴巴和小米這樣的中國科技巨頭的發展主要依賴於本國巨大消費市場的增長,而大疆創新的營收70%來自亞洲以外的銷售。這可以稱得上是中國第一家領導全球技術革命的企業。
由於大疆創新的成功,福布斯特意對大疆創新CEO汪滔進行了專訪。採訪中,汪滔分享了大疆創新早期的創業故事,以及對中國製造的看法。汪滔兒時的夢想是創造一個飛行機器人,而現在他成了世界上最大消費級無人機製造商的CEO。
以下是專訪主要內容。
福布斯:你什麼時候開始對飛行機器人產生興趣的?
汪滔:20世紀80年代中國有一本漫畫書,叫做《動腦筋爺爺》。裡面有一個紅色的直升機。我記得很清楚。我想著未來可以做一個一模一樣的,可以跟著我徒步旅行或是坐火車,並用照相機把圖像發送給我。其實當時我還不知道照相機的概念。我只是想要飛翔。現在即使我自己不能飛,但是有一個小飛機,看著它飛我也很高興了。
福布斯:當初大疆創新是怎麼開始的?
汪滔:我在2005年完成了「直升機飛行控制」的大學項目。2006年,我創立了公司。當時, 我做了一個有關直升機的視頻,看視頻的人覺得這架直升機還不錯。後來有人找我買它。我當時看開價不錯就賣了,我當時賣了5萬元人民幣,而它的成本是1萬5千元。
福布斯:你面臨的初期挑戰是什麼?
汪滔:創業兩年後,幾乎所有的老員工都離職了。他們可能覺得未來會是一個大大的問號......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所以與其他人交流時會造成很多摩擦。
給你舉一個例子:我當時認為,誰貢獻的更多就應該得到更多的股份。當時我們有三四個老員工,我想給他們每個人配股。但我認為,配股數量不應該相同。貢獻多的人應該得到更多。它不應該是平分的。但最後我把大家都得罪了。拿股份最少的人很不爽我。他認為,這不公平,所以他離開了。但拿股份最多的人也生氣了,因為他問能不能把他的股份轉贈給其他人。我說:「不行,你必須拿更多的股票。」 我們有一些爭論,我的語氣不是很好,我說,「在這家公司,我負責。」 當他離開公司時,他表示,這件事很傷人。
福布斯:你們最開始做的是傳統直升機的飛行控制系統,但後來則開始製作四軸直升機。是什麼讓你們做出這種轉變?
汪滔:一個新西蘭的經銷商告訴我們,她一個月賣出200萬個平衡環,但95%的客戶都把平衡環安裝在多軸飛行器上。起初,我們並沒有考慮多軸飛行器,因為它們的載重不是很大,飛行時間也不是很長。但是,當經銷商告訴我們這些信息後,我們認真考慮製作四軸直升機的飛行控制器。其實大部分的東西是一樣的,我們可以在多軸飛行器上使用我們的軟件,只需要做很小的改變。硬件幾乎不需要做任何改變,所以我們幾個月內就做出了我們的第一個多軸飛行器飛行控制系統。當時售價6000到7000元人民幣。產品馬上就成功了。
當時多軸飛行控制器市場的主要廠商是一個德國的開源公司叫做MikroKopter。但它主要採取的策略是DIY的想法,你必須找到自己的組件並下載代碼,因此用戶體驗不是很好。產品的可靠性也不行。我們是第一個提供商業用途成品飛行控制的廠商。
那時的多軸無人機市場還相當的原始。我們一個月可以賣出幾百台,我相信我們當時的市場份額有70%,就像我們現在一樣。
福布斯:當時你是如何推銷你的產品的?
汪滔:我們主要是去參加各種展覽,並在無人機愛好者網站上發廣告。我們還沒有在大眾消費市場發佈任何廣告。我們第一次去的展覽是在德國紐倫堡,我們被安置在中國展區,是那種廉價的小攤位,旁邊就是賣毛絨動物玩具的。我們甚至沒有被安排在模型區,我們被安排在玩具區。
第二年,我們有了一個比較好的展位,並發布了我們的新產品,Zenmuse驅動器穩定平衡器(禪思雲台)。當時人們很震驚,因為這是第一次有人在空中成像技術中使用「直接驅動技術」,我們將行業標準提高了幾十個層級。我們認為就是在這個時候,很多業內人士開始關注到我們的公司。
福布斯:目前為止大疆最成功的產品是Phantom,2013年1月首次發佈,你們是怎麼想出這個主意的?
汪滔:當時我們認為我們應該做入門級產品,以防止競爭對手發動價格戰。我們希望做的產品是低成本,易於使用,不需要用戶進行任何安裝。但當時的考慮真的是防止我們的競爭對手進入低端市場,我們當時就沒想賺錢這回事。
但是,Phantom最後竟然成了我們營收最高的產品。最初我們做的是專業產品,有很好的市場份額和還不錯的利潤率。但後來完全相反。我們的入門級Phantom超過了我們的專業產品。
福布斯:那時你的主要競爭對手是誰?
汪滔:我們那時的競爭對手只有兩家中國公司。有一個是北京的公司叫Zero UAV(零度智控),與我們的高端產品線S800進行競爭,而總部設在廣州的X-Aircraft(極飛科技)則與我們的入門級產品Flamewheel進行競爭。
福布斯:最新的Phantom系列產品使用的是自己的相機,但是原來的Phantom出現時,大多數客戶使用的是GoPro相機。當你開發第一款Phantom時考慮到GoPro了嗎?
第一代的Phantom並沒有自己的照相機。 GoPro是一個比較好的無需改裝就可安裝在Phantom上的攝像頭。但是,我們雖然在Phantom Vision上使用了我們自己的相機,我們當然還是有與GoPro相機兼容的產品。未來將是這樣的:我們有更好相機,但客戶仍然可以選擇使用GoPro。
福布斯:但是第一款Phantom是專為GoPro相機設計的嗎?
汪滔:我們都不願意成為別人的附屬品,但很多客戶都需要使用GoPro相機拍攝空中鏡頭,所以我們做了一個這樣的產品。然而,從一開始到現在,我們從沒想過要活在別人的陰影裡。我們Inspire平台上的相機已經比GoPro最好的相機還要好。
過去,不是我們無法做出好相機。而是我們的供應商把最好的芯片都賣給GoPro了,只賣給我們第二級芯片,因為我們的規模不夠大。在Phantom Vision上,我們的相機落後GoPro一代。但是,我們最新的相機比GoPro的要更好,因為我們已經說服供應商賣給我們最新一代的芯片。
福布斯:如果我是GoPro我會很不爽。他們本來可以與你們合作,而不是讓你們用自己的相機做出一個產品。
汪滔:我們當時與GoPro進行過討論。最初GoPro想和大疆一起開發一款基於GoPro的產品,但談判最終流產。他們對待我們就像代工廠商似的。最終協議大致是這樣的:GoPro拿走三分之二的利潤,我們拿三分之一。而我不同意。我認為應該是,我們拿三分之二的的利潤,而GoPro拿三分之一,因為該產品從開始到最後,都是我們的。GoPro只是其中一個銷售渠道。他們對待我們就像對待台灣的代工廠似的。所以我們從未有過一個成功的正式合作夥伴關係。檯面下,我們還是會做與他們配套的平衡器,這對雙方都有好處。
福布斯:在之前的採訪中,你說作為一個中國人你總是覺得很沉重,因為中國沒有好的產品。你能解釋一下嗎?
汪滔:中國人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英語。中國人認為進口產品都是好的,中國的產品都是劣質的。我們總是二等的。所以我沒有成就感。這就像,你媽媽生下你,但你媽媽很醜。你能做些什麼呢?你不能因為你的媽媽丑就看不起她,因為你遺傳了她的基因。
我不滿意整體的環境,我想做點什麼來改變它。
福布斯:我們經常聽到大疆創新不像是一家中國公司。你有沒有故意為公司打上非中國標籤?
汪滔:我們曾經想過在德國設立空殼公司,但最終決定還是不這樣做了。我們大多數認為沒有必要,這也讓我們從公司的完整性來看有點不舒服。你可以假裝你本來就不是的東西嗎?即使你可以,這也不會是你想要的生活。
福布斯:大疆創新的增長更多的是受益於每一款新產品的技術突破。當未來你只能做出技術的優化,而不是突破,那會怎麼樣呢?那時,你的競爭對手有機會打敗你嗎?
汪滔:您所描述的事情會在三年內發生。我們的競爭對手在那之前日子應該還不錯。我相信這個行業那時將成為低利潤行業。但是,這一切都取決於大疆創新的腳步。如果大疆創新想讓這個行業變成低利潤行業,這個行業就會是低利潤的。如果大疆創新想讓它維持高利潤,那麼這個行業很長時間內仍將是高利潤行業。我們必須非常積極的向前發展。
福布斯專訪大疆:如何擺脫中國製造惡名?
福布斯:作為一個企業家你最難忘的時刻是什麼?
汪滔:對我來說最難忘的時刻是2006年1月我們的直升機開始自動在空中盤旋的時候。如今我做的更多的是管理工作,比如抓間諜。至於我最喜歡的,產品,我不得不依賴於我的同事。有時,他們開發產品過慢,我都不知道我是否應該批評他們。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正在做一些愚蠢的事情還是在偷懶,或者他們正在做正確的事情並為之努力。
福布斯:你能否詳細說明一下「抓間諜」是什麼意思?
汪滔:我們發現有人在偷我們的代碼。深圳警方已經將案件進行了登記,深圳政府也給予了支持。我們還有一個員工離職前收集了設計圖,後來賣給了別人。
公司的第二個員工,那個因為沒有得到足夠股份而離職的員工,賣過山寨我們的飛行控制器。我是怎麼知道的?他被他的客戶背叛了,他的客戶想要跟我們達成協議,所以背叛了他。你知道這名員工怎麼山寨我們的產品嗎?他僱用仍然為我們工作的員工,然後使用公司內部的設施。
這件事是整個社會的縮影,這裡狗咬狗是常事。在這樣的環境下,大疆創新的成功來之不易。只要我們的產品很棒,我們就可以忽略那些人,繼續前進。我討厭這種狗咬狗的文化。
外國人出生在更好的環境中,可能做更多具有開放性的事情。例如,你可以讓你的代碼開源,而不用擔心有人會複製你。但是,如果你在中國這樣做,你就等著大批的山寨品吧。
福布斯:聽起來你面對了相當多的管理挑戰。聽說採購部門是大疆創新最難管理的部門之一。這是怎麼回事?
汪滔:供應鏈中最嚴重的問題是回扣。每個月我們的採購量高達數千萬元人民幣,所以就算採購人員只拿1%的回扣,仍然是很大的一個數目。
我們有一個供應商賣給我們東西的價格非常高,但後來突然決定終止我們的合作夥伴關係。我很困惑:通過與我們合作,他們賺的錢比賣給其他人要多的多。那麼,為什麼不想跟我做生意呢?後來我發現,如果供應商沒有很好的應對我們的採購人員,他們就會想辦法給供應商穿小鞋。例如,他們會給供應商下要立即兌現的訂單,根本不可能做到。或者,他們會突然取消訂單,或在產品質量檢測時為難供應商。
幾乎所有採購部門的員工都在去年被開除了。這是一個10人以上規模的部門。我們現在在採購部門引入了競爭機制,但我不能告訴你具體內容。這是商業機密。
福布斯:大疆創新的下一步計畫是什麼?你對無人機行業未來的看法如何?
汪滔:現在我們仍然要專注於做好空拍相機。我們會允許其他應用程序使用我們的軟件開發工具包,比如農業和政府相關應用。但是,我們無法預測的太遠,所以我們會走一步看一步。我們的目標是保持100%的銷售增長,在未來兩年內如果我們能做到這一點,我相信我們將獲得90%的市場份額。
空拍相機應該至少成為與數碼單反相機一樣流行的產品。需要數碼單反相機的家庭至少會購買一個無人駕駛飛機,因為更有趣。最終無人機將成為大人的玩具。
譯者:秉翰

No Response to "大疆如何摆脱中国制造恶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