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5日星期六

央視3-15曝光第一案:「短信車」大揭密

Posted on 下午2:36 by kenman man


 

 

 

央視3-15曝光第一案:「短信車」大揭密


http://www.techweb.com.cn/ 2014.03.15 10:24 中國新聞網 ( 0 條評論 )




100413032
【「短信車」大揭密:方圓五公里屏蔽所有手機信號 強推垃圾短信】 今年315曝光的第一個案件是一種叫垃圾短信車的產品。相信很多觀眾有過這樣的經歷,手機上經常接到一些商業信息短信,比如 「現房搶購、把錢匯到這個卡上……」等等類似的短信垃圾。
而在北京地區網站聯合闢謠平台上發佈的數據顯示,2013年僅上半年,全國垃圾短信總量就超過了2000億條,平均每名手機用戶接收近200條,在 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手機用戶平均每天接收超過兩條以上的垃圾短信,這些短信垃圾究竟是誰發的,為什麼會發到我們的手機上,最近,央視財經《經濟半小 時》記者根據無意中發現的一條線索進行了調查。
每小時無空隙覆蓋發送短信可達4萬條,山寨基站功能強大
2013年底,正在辦公室工作的記者收到了這樣一條短信,發信號碼顯示為106開頭,而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接到的垃圾短信也多是以106開頭,就在記 者準備隨手把這條垃圾短信刪掉時,卻意外地發現,這條短信內容與眾不同,短信宣稱:「承接廣告短信群發業務,不分號段您可以指定任何區域1-3公里範圍內 發送短信來推廣您的產品。」在《經濟半小時》記者查看短信的時候,還意外發現,辦公室中其他同事也接到了同樣的短信,並且有的同事手機信號中斷,這條短信 到底有什麼詭異呢?記者按短信預留的400開頭的號碼撥打了電話。
《經濟半小時》記者:你那可以群發短信嗎?
「短信車」業務員:可以。
《經濟半小時》記者:可以是吧。那我想問一下,需要客戶的電話號碼嗎?
「短信車」業務員:電話號碼不需要,我們是區域短信。
電話那頭的推銷人員熱情地介紹,他們的短信發送設備極其簡單可靠,可以放置在普通轎車內,隨時隨地可隨意向周邊手機用戶發送信息。專業名稱叫做移動 小區定位短信設備車,推銷人員說的是否屬實呢,《經濟半小時》記者決定對此展開調查。在記者對這種設備表示出強烈興趣後,對方表示可以見面詳談。2014 年1月1日中午,在北京北四環附近,記者見到了這位推銷人員,這是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但記者注意到,他隨身並沒有攜帶任何設備。
《經濟半小時》記者:咱這不需要連接設備嗎?
「短信車」業務員:不用,不用接。方圓三公里之內就能收到,移動和聯通都可以。
這位推銷人員向記者解釋,現在查得風聲特別緊,因為是第一次見面,他這麼做也是為了規避風險。不過這種設備卻非常值得一試。設備小巧方便,能自動蒐 集半徑500米至5公里範圍內所有開機的移動、聯通手機號碼,無空隙覆蓋發送預先編輯好的短信,每小時最多可發送4萬條,並且發完就走,安全可靠。推銷人 員表示,可以當場展示群發效果。很快,這位推銷人員通過電話指揮附近的同伴,5分鐘後,「一條公共場合禁止吸煙」的短信就發到了記者手機上。記者隨後隨機 詢問此時路過的行人,都表示收到了這條短信。這越發引起了記者的興趣,記者表示要批量購買,並且希望價格優惠。這位推銷人員隨即對記者提供了另一個電話。 1月1號下午,記者撥通了他提供的尾號為2677的手機號。電話那頭的銷售人員也顯得十分謹慎,表示如果大量需要,當面驗貨,可以到河北涿州總部洽談。1 月2日上午10點40分,記者乘坐G605次高鐵列車來到了涿州東站,中午12點,一名銷售經理和一名技術員出現在涿州東站附近的停車場,和記者展開了洽 談。
「短信車」能自動蒐集半徑500米至5公里範圍內所有開機的移動、聯通手機號碼
銷售經理:你是要看多少瓦的?
《經濟半小時》記者:有什麼區別嗎?你可以大概跟我說一下。
銷售經理:大概有20瓦的,有30瓦的,有50瓦的。
《經濟半小時》記者:這20瓦、30瓦有什麼區別呢?
銷售經理:就是功率大小不同。
《經濟半小時》記者:區域要大一些是吧?
銷售經理:區域、速度、覆蓋度都稍微有區別。20瓦的兩萬,30瓦的兩萬三,50瓦的三萬八。
面對專程來拜訪的記者,銷售經理顯得十分熱情,他透露,因為這種設備可以安裝在車上,所以大家也叫它「短信車」,實際它就是一個移動「山寨基站」。 20瓦、30瓦、50瓦的發送半徑分別為500米、1000米和1500米。此時,記者也才第一次見到了短信車的廬山真面目。從外表看,並不起眼,就是由 筆記本電腦,主機、天線組成的一套系統。銷售經理強調,別看這個「山寨基站」體積小,但功率強大,可以瞬間屏蔽掉正常的通訊信號,同時將已編好短信強行發 送到客戶手機上。
「短信車」的組成其實很簡單,即一套由一台電腦,主機、天線組成的系統
技術員:它這個原理就是,把聯通和移動的手機(信號)屏蔽一下,把咱們的信號強行給打進去。沒有那個信號,一個手機只發一次,一條短信不能重複發。
那麼這種「山寨基站」是哪裡生產的呢,這位銷售經理表示自己就是老闆,有自己的工廠,設備是自己買零件組裝的。
銷售經理:這個東西,配件主板是我有渠道過來的,除了主板之外,所有的配件都是國產的。
為了展示自己的實力,這名銷售經理表示自己在業內小有名氣,他們生產的「山寨基站」的質量數一數二。
銷售經理:這個外面只是,就是便於偽裝,咱用的是電腦的樣子。你摸一下,咱們每一個線頭都是焊的,我要求我的工人必須把它焊上。我就怕啥呢?我這麼 大的推廣力度,每天推廣費我都一萬多塊,我的意思就是,我身上裝三個電話,我每天接電話都接不過來,每天睡覺晚上我都頭疼。我絕對不接打電話給我修機器的 那個電話。
為了進一步證實自己的實力,銷售經理隨後讓技術員展示「山寨基站」的工作原理。技術員說,這台筆記本電腦可以用任何電腦替代,並不用上網,只需安裝 一套操作系統,電腦打開後,屏幕上可顯示一個可以用來編輯任何短信和信息的對話框。技術員啟動系統後,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就可以發送任何想發送的短信 了。
《經濟半小時》記者:尾數是967。
技術員:967,對吧。10656788。
《經濟半小時》記者:這9675隨便顯示嗎?
技術員:這個號碼隨便寫,編碼是你自己寫的。
《經濟半小時》記者:這寫的號碼我可以隨便顯示?
技術員:對,十位數上就行。
《經濟半小時》記者:就是我186777、6854都可以。自己編嗎?
技術員:對,對。
技術員表示,這個設備可以隨意破解中國移動(微博)、中國聯通(微博)的頻率和編碼方式,自己剛才輸入對話框的就是破解程序,至於如何破解的,技術員不願多談。《經濟半小時》記者提出,要去實地考察一下對方的生產,卻立刻遭到了銷售經理的拒絕。
銷售經理:是工廠,但是咱怎麼說呢,咱們第一次,你要上我們工廠看看,我有點擔心,你怕我,我也怕你。
這位銷售經理指的擔心是什麼呢,又怕什麼呢?他沒有明說,不過為了拉住記者這個客戶,他又趕緊做了解釋。
銷售經理:不是,是這麼回事,這個東西,你們買這個,沒有多大問題;我們做這個,肯定是不行的現在,我們必須要特別地小心。
《經濟半小時》記者堅持要實地考察,銷售經理卻顧慮重重。就在這期間,銷售經理不斷接到諮詢電話,看來他的「業務」還是相當的繁忙的。
銷售經理:我在河北涿州,您是在哪裡?那可以發德邦物流代收,您打定金我就發貨,到了之後,您就驗機,驗好了機再付款。
這位銷售經理堅持不讓《經濟半小時》記者去工廠,難道工廠其實並不存在麼?面對記者的質疑,這位銷售經理解釋,如果真的要看,這生意就沒法做了。
銷售經理:我馬上有3G的出了,出來之後我還會聯繫你們的,到時候我每個客戶我都加上QQ,到時候我在群裡一喊我有新機器了。我說白了,我從17、 18歲我就開始幹這一行,我幹到現在我幹不了別的了,幹我這一行我幹的不錯是吧,我做到現在,我這個歲數,30多歲了,我再幹別的,隔行如隔山啊,我幹不 了別的了。我以後後半輩子我還是干這一行,你們就相當於我以後潛在的客戶,以後我會陸續有新產品搞到,搞到之後我會聯繫你們的。
可以看到,屏幕上的這些人,僅憑一個發射信號的主機,一台筆記本電腦,用特製的手機蒐集附近的手機,就輕鬆的屏蔽劫持一定區域內的移動、聯通的通訊 信號,而且可以鎖定區域內的所有移動、聯通手機,強行給大家發送任意內容的短信。別小看這台機器,它每小時最多能發送四萬條短信,並且發短信的人發完就 走,你查都查不到他。試想一下,如果一個別有用心的人,用這樣的機器在你家樓下,用政府的口吻發佈一條即將要地震的消息,大家收到這樣的短信,會混亂成什 麼樣子?這個功能強大的垃圾短信車究竟是怎麼生產出來的呢?
瘋狂「短信車」強行劫持正規基站頻點,電信增值業務恐受極大干擾
看著《經濟半小時》記者一再堅持,銷售經理表示可以找個地方讓技術員當面給記者組裝一台,這樣就可以證明機器是他們自己產的,售後也有保障。在路上,這名銷售經理開始跟記者說起自己的生意經。
銷售經理:我現在就是庫存量太大,我沒期望價格下滑得這麼低。前三個月三到五萬多(每台),去年還七八萬(每台)。
《經濟半小時》記者:為什麼下滑呢?
銷售經理:做的人多了。
當記者表示質疑,如此多的客戶是如何知道他在做「山寨基站」並找到他時,銷售經理表示主要還是依靠網絡營銷。
銷售經理:我幹大的也是這麼費勁,我現在就是能有多大力度我就多大力度去推廣。
《經濟半小時》記者:你一個月得花多少錢?
銷售經理:推廣費很厲害。
記者:很厲害啊?
銷售經理:那東西很現實的,你今天花錢你就有展現;你今天花錢少了,馬上你就掉下來了。
《經濟半小時》記者:這是什麼地方,花什麼錢,這能花什麼錢?
銷售經理:打廣告,肯定打廣告,就跟咱們現實打廣告是一樣的。
《經濟半小時》記者:打廣告?
銷售經理:每一點擊我都花著錢呢,每點一下我都花錢。
隨後,銷售經理將《經濟半小時》記者送到了指定的住所,並表示下午技術員會過來組裝機器。1月2號下午4點,技術員帶著設備來到了記者的住處。
《經濟半小時》記者:組裝一個大概多長時間?
技術員:一個小時。最快得一個小時。
《經濟半小時》記者:你們剛才是不是也去談客戶了?
技術員:對,他去見了一個。
《經濟半小時》記者:然後呢?談定沒?
技術員:談定了。
《經濟半小時》記者:錢付了?
技術員:恩,走了。
《經濟半小時》記者:也是北京的嗎?
技術員:不是北京的,山東的。
《經濟半小時》記者:他買的多少(瓦)的?
技術員:30(瓦)的。
《經濟半小時》記者:那客戶也是要看,還是直接拿著就走了?
技術員:試了一下,拿著就走了。
《經濟半小時》記者:你們一天不止(賣)出一台,一天兩三台不止?
技術員:差不多。


技術員在組裝山寨基站
在技術員組裝「山寨基站」的過程中,《經濟半小時》記者仔細查看了每一個配件。主機是由50瓦射頻收發模塊、散熱器、開關電源、雙電扇扇熱器、主板 組成。記者發現除了一塊沒有任何產品信息的主板外,其餘都是較為常見的通訊零件。而當記者問到每個零件的功能時,技術員表示並不清楚,自己只是靠記憶組裝 的。
《經濟半小時》記者:那個TXANT跟RX什麼意思?
技術員:就是收發裝置。
《經濟半小時》記者:什麼意思?它有什麼區別?
技術員:這個準確地我也不知道什麼意思,但是我都記住,哪個對哪個。
《經濟半小時》記者:你記得這個是什麼東西?
技術員:主板。
《經濟半小時》記者:程序從電腦連到這個是吧,然後這個連到下面那個收發器。
技術員:對。
技術員透露,表示如果想裝的「山寨基站」能正常運作,除了主機外,最關鍵的是還是需要一套能控制發射裝置的軟件。
技術員:正談著呢。
《經濟半小時》記者:跟誰談?
技術員:跟開發軟件的正談著,價格談合理一點。
山寨基站主機的50瓦射頻收發模塊
在此之前,《經濟半小時》記者曾問過技術員往操作界面上填寫的數字的含義時,技術人員並沒有回答,而此時技術員開始向記者和盤托出。
《經濟半小時》記者:這是什麼東西?
技術員:就是咱們那個手機接收信號的頻點、頻率。
《經濟半小時》記者:每個地區不一樣,每個局域不一樣。
技術員:大概都差不多,就是發得快慢,如果不准,有點誤差就發得慢。
《經濟半小時》記者:你現在就是截獲它這個手機的頻段。
技術員:對。
《經濟半小時》記者:你這個手機也是也是專門定製的手機?
技術員:對。
此時《經濟半小時》記者終於調查清楚了山寨基站,也就是短信車的工作原理。當用普通轎車拉著短信發送設備隨機到達某一地點後,先通過定製手機測試出 所在地點移動通信信號的無線電頻率,選取其中一個頻點,然後開啟「山寨基站」,迫使手機用戶與移動通訊企業網絡之間的連接中斷,隨後通過「山寨基站」向移 動通信用戶的手機發送短信,用戶手機在一段時間後才能恢復正常的移動信號連接。
北京中科達奧軟件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成理宙:正常的短信應用是通過,比如說應用軟件開發商和三大運營商他們合作夥伴之間的橋樑,建立一種正規的規範 化的運營模式。那麼整個這個運營模式會受到三大運營商的監管,不管從內容上,還是從它的通道上。那麼山寨基站在這一點上,恰恰是它的致命的一個東西,它會 給整個短信應用,應該說是(電信)增值業務造成很大的干擾。
暗訪過程中技術員表示,其實並不存在什麼工廠,基本上都是需要的時候隨時組裝,工具也只是《經濟半小時》記者看見的電烙鐵和膠棒而已。老闆因為前段時間進了很多貨,價格突然跳水,現在才急於在網絡上做推廣,為了保住生意,那位銷售經理,也就是老闆,對他也不太信任。
《經濟半小時》記者:你現在囤了多少這個東西?
技術員:這個準確我不知道,他也不跟我說。
《經濟半小時》記者:他不跟你說,他也不相信你是嗎?
技術員:這個他們都有自己的渠道,如果我全知道了,我可以另起爐灶。
技術員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老闆有好幾個空殼公司,都是做這個生意的,現在他們在網絡上主要推廣的公司是「北京吉瑞泰軒商貿有限公司」。
記者隨後在相關網站輸入「北京吉瑞泰軒商貿有限公司」,果然發現這家公司正在推廣短信車,網站上所留的手機號正是記者聯繫的那名銷售經理的手機號。 隨後記者在國內幾個大型網上貿易市場平台搜索欄輸入「短信車」、「圈地群發車」、「短信群發設備」、「車載短信群發設備」、「小區短信基站」等關鍵詞,有 了更為驚人的發現:那位銷售經理的手機號,出現在了「北京鴻瑞星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中和華誠商貿有限公司」、「北京潤峰恆遠科技有限公司」、「北京 火旺宏遠煤製品有限公司」、「北京吉瑞泰軒商貿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的主頁上。
《經濟半小時》記者通過企業實名網查詢得知,北京吉瑞泰軒商貿公司主要業務是銷售日用雜貨,化妝品,並不包含電子產品,屬於超範圍經營。而其它四家 公司經營範圍包含電子產品,但北京中和華誠商貿有限公司組織機構代碼信息已無從查詢到。也就是說,雖然這5家公司的法人、經營範圍各不相同,但都在大張旗 鼓地從事「短信車」,也就是「山寨基站」的銷售。
我們暗訪調查的這家在河北涿州短信車機器銷售公司來說,他們一年能銷售多少台短信車,我們還不得而知,但有一個信息可以看出端倪,這種短信車的價格 從原來的七八萬一台,現在已經跳水到現在的兩三萬,可想而知,這個違法的行業是競爭十分激烈的,為了銷售,違規者一直在減價銷售,而每賣出一台這樣的機 器,就猶如向社會投放出去了一顆定時的信息炸彈,由此帶來的信息危害難以想像。
記者在調查中還瞭解到,這種非法的移動基站,也就是短信車最核心的部件,其實是一塊主板,那個核心部件,有可能會揭開這條非法產業的全部秘密。
《經濟半小時》記者順著一條垃圾短信順藤摸瓜,在河北涿州發現了非法移動基站也就是短信車的一個銷售點,這種短信車能屏蔽劫持一定區域內的移動、聯 通通訊信號,自動搜尋、鎖定區域內所有移動、聯通手機,強行推送任意內容短信,發完就走,隱蔽性強,危害極大。而進一步調查顯示,短信車的核心部件是一塊 主板,主板又是從哪流出的呢?
偽基站運行已形成暴利灰色產業鏈,整治此類非法活動刻不容緩
在連續對短信車,也就是山寨基站進行調查的過程中,《經濟半小時》記者接觸了多名業內人士,有知情人透露,由於「山寨基站」是強行劫持正規基站頻 點,短信發送成本極低,利益相當可觀。而《經濟半小時》記者在暗訪中發現的那塊關鍵性的主板,其實也是國內生產的,江蘇常州有一家名為「寶應陽湖電子廠」 的企業就在大量生產這種主板。通過知情人提供的線索,記者聯繫上了這家工廠。1月9日上午,《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了江蘇常州,過來接的記者是一位自稱姓 張的經理,他表示說,自己就是這家企業負責人,現在手上有300多塊主板。如果記者需要量大,只有等年後才能生產。每塊主板的價格為3000元,對於這個 價格,這位張經理表示已經是割肉甩賣。
張經理:剛開始的時候是賣到20萬(一台)。但是現在(製作)越來越簡單了,所有東西都半集成化了,幾根線一連就ok了。軟件也有,現在軟件賣3000元,以前賣20萬。價格就不一樣了。
《經濟半小時》記者:軟件你這有,我聽你們說。
張經理:軟件我們也是買的。
這位張經理表示,他們只賣主板不賣整機,也是為了規避風險,雖然「山寨基站」價格一路走低,但是對於那些整機銷售的企業來說,現在的價格也是暴利。
山寨基站的主板
《經濟半小時》記者:我知道他們那邊賣的是27000遠(一台)。50萬,27000元。
張經理:27000元啊?可以買兩台。
隨後張經理跟《經濟半小時》記者核算起了成本。
張經理:放大器1000多元,一個主板就算它3000元,這是4000元。電腦總要3000多吧,還一個人工(費用)。最起碼(成本)7000元到8000元。
那麼張經理手中的主板又是怎麼生產出來的呢,當《經濟半小時》記者提出要去工廠實地考察時,這位張經理表示,其實他們自己也沒有生產線,在行裡面叫 「貼片」。為了規避風險,他們找的貼片廠在江蘇省崑山市,這種貼片廠在常州也有。隨後張經理帶記者來到了常州武進區禮嘉鎮的一家電子廠。當問這塊主板是否 能生產時,這麼技術員是這樣回答的。
貼片廠技術人員:我不管這個東西工藝怎麼樣,我只看外觀,焊正了,不少件,不歪件,這就是我們要的東西,就要檢驗。
《經濟半小時》記者:這個東西到你那裡好不好用,我們幹嘛用,你都不管?
貼片廠技術人員:對,你們做什麼東西我們不管,我只是把它貼好。這個叫來料加工。
與此同時這名技術人員表示《經濟半小時》記者帶來的主板如果沒有圖紙,他們可以根據樣板破解。
貼片廠技術人員:看這個芯片的參數,我拿原件過來,你就能看得出來。
《經濟半小時》記者:這些東西現在(製作)不複雜是吧?
貼片廠技術人員:也不是說不複雜,我們這裡可以做。
《經濟半小時》記者:可以做是吧?行。
對於這些山寨基站、非法短信車,專業人士給出了這樣的分析和判斷。
成理宙表示,山寨基站不斷的升級會給社會帶來更大的危害
北京中科達奧軟件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成理宙:偽基站的運行模式,包括前端發送短信的一個群體,中間負責銷售的一個群體,以及它後端負責生產和研發的 這個群體,整個形成了一條所謂的灰色產業鏈。那麼在這個灰色產業鏈的過程當中,它會產生巨大的暴利。利用這些不法的資金會去尋找相關的技術人士,把這個偽 基站進行不斷地升級,不斷地完善。這樣今後會給整個社會造成的危害就會更大。那麼從整個偽基站的產業鏈來看,應該引起我們相關部門的重視和關注。
半小時觀察:
調查到這裡,我們的《經濟半小時》記者告訴我,在幾個月的暗訪過程中,他發現非法移動基站也就是短信車的生產銷售,地下產業鏈上的一系列人員最大的 特點,就是特別的小心翼翼,有些人甚至告訴記者,在他們心裡,這是要坐牢的買賣,但為了錢,他們實際是肆無忌憚,近乎瘋狂的生產和銷售著這些害人的東西。 一台台這樣的短信車流入社會,就是一顆顆定時的信息炸彈,短信車現在發短信顯示出的號碼還受限制,手機用戶還能通過顯示的號碼進行信息識別,但如果短信車 軟件進一步升級,顯示號碼突破限制,可以隨意偽裝成任意號碼,這樣的後果就不堪設想。設想一下,如果這種短信車落入了別有用心的人手中,他發送一條號碼顯 示為10086的正規的政府信息號碼的短信,你會懷疑這條短信信息的準確性嗎?但有可能這就是不法分子設下的圈套,他通過這種短信車,可以發出多少擾亂社 會秩序的信息。我國《刑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第一款明確規定:「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危害公共安全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嚴重後 果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我們之所以曝光這類違法的短信車,就是想提醒主管部門,如果此類設備一旦被別有用心的組織或個人利用,從事違法活動、冒用國家權威部門名義編造、發 送虛假信息,造成的社會影響更是難以估量,可能導致的後果更是會出乎任何人的想像。鑑於市場現在的這些亂象,我們認為對於非法移動基站的打擊,已到了刻不 容緩的地步。

No Response to "央視3-15曝光第一案:「短信車」大揭密"

Leave A Reply